• <acronym id="531ui"></acronym>

    <acronym id="531ui"><label id="531ui"></label></acronym><object id="531ui"><strong id="531ui"></strong></object>
      會員登陸 賬號: 密碼:
      詳細內容
      您的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詳細內容

      化工城之困:環境風險不斷加劇 石化企業何去何從?

        OFweek環保網訊 原環保總局2006年組織的石化行業風險排查中,蘭石化被確定為重大風險源單位。

        如果將石化行業的分布在地圖上進行空間疊加,會發現“紅點”遍布中國。從環渤海到珠三角,從長江口到大西北,從邊疆到市郊,次第開花。

        這與國際通行的“集中布局、集中治理”原則相異。2012年,農工黨中央在一份提案中指出:我國石化產業布局區域多分布在自然保護區、飲用水源地、居民區等生態敏感地區,“環境風險不斷加劇”。

        中國石油化工第一城蘭州,正面臨這樣的困局。

        “危險關系”

        據知情人表示,蘭州水污染應急之所以多有延宕,源于責任認定之難,主要在于蘭州市與可能污染源蘭石化之間的多年“扯皮”。

        蘭州市委書記虞海燕在今年全國人代會期間曾表示,蘭州一直想搬遷蘭石化,方案數次易稿,卻始終沒有得到蘭石化母公司中石油回復。

        據介紹,蘭州市政府的搬遷方案先后獲發改委、環保部、安監總局三個中央部委“原則同意”,但搬遷依然未果。

        作為此次水污染事件可能的“罪魁禍首”,毗鄰威立雅水廠的蘭石化備受關注。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一位教授描述為:“當自來水廠遇上化工企業,水質安全隱患就像一顆炸彈,隨時可能引爆。”

        而在蘭州,這種“危險關系”卻已經持續了大半個世紀。

        1953年11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計委主任李富春率領中央有關部局領導和蘇聯專家來到蘭州考察,最終選定在蘭州市西固區規劃建設蘭州煉油廠、蘭州石油機器廠、煉油化工設備廠等6個“一五”重點建設項目及其配套工程水廠、電廠等。

        西固區是蘭州這個長條帶狀城市的上水區,黃河由這里入城,流過整個蘭州,適合建水廠。同時,由于南北兩山阻隔,高空的西北風通過兩側山脈繞行至東部豁口倒灌進來,在蘭州近地面形成了東風主導的風向,處于下風口的西固區就成了發展化工業的理想之地。一條自西向東穿城而過的油污干管,可以將處理達標的污水排到27公里外的黃河下游,以此兼顧了大氣和水污染的防治難題。因此,在蘭州這個東西狹長的盆地,化工廠和水廠、電廠比鄰而居,共處西固一隅。

        “石化企業放在這里有一個突出優勢。”蘭石化內部人士表示,蘭州位于中國大陸地理版圖的幾何中心,西距玉門油田800公里,東出600公里便可達中國中、東部地區的石油消費市場,也是連接中國和中亞各國的核心,即便在今天仍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蘭州很快成為新中國第一座石油化工工業城,并生產出新中國第一桶“爭氣油”——航空汽油、航空煤油、航空潤滑油和重質燃料油,結束了中國用“洋油”的時代。西固區則是甘肅省和蘭州市的核心工業區,工業經濟總量占全區經濟的60%,占蘭州市工業經濟總量的近40%、甘肅省的近10%。蘭石化納稅額已連續5年過百億元,蟬聯甘肅省百強企業榜首,占全省稅收收入的15%左右。

        在西部大開發的背景下,作為西部最大的石化企業,蘭石化再次成為投資和發展的重點。2005年4月,時任蘭石化總經理喻寶才甚至呼吁,要把西固區建設成為西部的第一個工業特區。隨著蘭石化的快速發展和西固工業基地的逐漸壯大,西固區的人口也在上個世紀50年代的基礎上增長了2倍,蘭州市成為西北地區的第二大城市。

        這期間,一開始就為周圍石化等企業供給一次性工業用水的水廠,也逐漸轉化成為居民飲用供水。蘭石化工廠外邊的空地則逐漸被居民填滿,有些民居干脆緊貼石化廠圍墻而建,或者,直接建在輸送管架下面。

        今年兩會期間,蘭石化總經理李家民坦言:當前石化行業安全環保管控及周邊環境管理現狀不盡如人意。其中一個方面就集中表現在生產區生活區混雜交錯、地下管道等隱蔽設施監控不力導致安全事故。

      1  2  下一頁